黄瓜视频 深夜释放自己

黄瓜视频 深夜释放自己

公元1755年(乾隆二十年),为大清朝奉献大半辈子,伺候了康熙、雍正、乾隆祖孙三代的名臣张廷玉,在安徽桐城老家凄凉地死去。

消息传到北京,乾隆长叹一声,下诏赦免张廷玉全部过错,仍旧配享太庙。

太庙就是皇帝家的祠堂,配享太庙意味着被后世的皇帝像祖宗一样供奉,作为大臣来说,这是毕生最大的荣耀。

有清一代,汉人配享太庙的只有张廷玉一人。

张廷玉配享太庙是雍正定下的,但是在乾隆朝期间,风烛残年的张廷玉昏招迭出,被乾隆取消了资格。

直到乾隆收到他的死讯后才又恢复。

这幕如过山车般的剧情是如何发生的呢?这就要从张廷玉的三连错说起。

第一错,向皇帝要保证书。

乾隆十四年,张廷玉已经七十八岁了。

这一年,皇帝终于批准了他的退休申请。

想到马上就可以安全着落,张廷玉长舒了一口气。

此时,他心中碎碎念念的就是配享太庙的事。

按理,这是前朝皇帝定下的事,他老张也一直勤恳,没犯什么错,乾隆没理由不兑现。

但是,朝中有个大学士史贻直近一年来老是在乾隆耳边吹风,说张廷玉没什么功劳,根本不配配享太庙。

更要命的是,这个史贻直是鄂尔泰一党的。

鄂尔泰是张廷玉的老对头了,鄂尔泰在前几年死了,汪贻直就成为了鄂党的首席人物。

张廷玉想,自己在朝中还好,万一退休回老家后,乾隆耳根子一软,听了汪贻直的话,把自己配享太庙的资格取消了怎么办?

他做官一世不就是为博个好名声吗?

思前想后,张廷玉决定豁出老脸不要,要进宫向乾隆要个承诺,保证他死后必能配享太庙。

张廷玉真是年纪大了,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真是找死的事啊!

乾隆十四年十一月中旬,隆冬时分,张廷玉拖着老迈的身躯,进宫面圣。

《清高宗实录》这样描绘当时的情形:

“免冠呜咽,请一辞以为券。”

就是说张廷玉跪在乾隆面前哭哭啼啼,要皇帝出个保证。

乾隆非常不高兴,你这明显是不相信我这个嘛!难道我乾隆是这么不守信用的人?

但是,不高兴归不高兴,面对着这么一个三代老臣,乾隆忍了下来,答应为张廷玉专门下个旨,进一步明确他配享太庙的事。

这是张廷玉犯下的第一错,已经惹得乾隆不开心了。

第二错,没有亲自上门谢恩。

张廷玉走后,乾隆心里却憋得慌,越想越不是一回事。

于是,他写下一首诗,派人给张廷玉送了去。

“追膝陈情乞一辞,动予矜侧动予悲。

先皇遗诏惟钦此,去国余思或过之。

可例青田原侑庙,漫愁郑国竟摧碑。

吾非尧舜谁皋契?汗简评论且听伊。”

前四句很好理解,不必多说。

但后四句就有点内涵了。

其中“青田”是指刘伯温,当时也被朱元璋下令配享太庙。“郑国”是指郑国公魏征,他死后,李世民砸了他的墓碑。

这字里行间明显有情绪了。

最后二句诗则更堪玩味。

这二句诗字面上的意思是,我不是尧舜之君,当然我也不知道谁是皋契这样的贤臣,后世怎样评论就随他去吧。

但是,诗句分明就是在说你张廷玉哪有皋契这样的功劳,真要算起来,你配享太庙恐怕还不够格吧。

张廷玉毕竟是年近八十的人了,心思已不像之前那样缜密,看了这首诗后居然没读出背后的味道。

或许,他理解了其中的含义,但没有引起重视。皇帝已经保证了,就随他怎么说吧。

按惯例,张廷玉应该第二天再次进宫谢恩。毕竟,皇帝给大臣写保证书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进宫谢恩是最起码的。

可是,一生谨慎的张廷玉又犯错了。

也许是头一天折腾得太累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他第二天他没起来,而是叫了儿子张若澄进宫谢恩。

这下,点燃了乾隆胸中的怒火。

他认为张廷玉心中根本就没有他这个皇帝,一心只想要自己的利益,现在什么东西都到手了,就觉得可以不理睬皇帝了。

于是,怒火中烧的乾隆,命令军机处立即下旨给张廷玉,质问他为何不亲自前来谢恩。

第三错,请罪时间提前了。

客观地讲,虽然张廷玉连犯二错,但到目前为止,他还有补救的余地。

但是,这紧接而来的第三错,却直接把他压在了五行山下。

原来,军机处负责起草圣旨的汪由敦正好是张廷玉的门生。

汪由敦一看乾隆发了这么大的火,就立即安排人通报了张廷玉,让他提前做好准备。

第二天一大早,张廷玉就呼哧呼哧地跑进宫里,向乾隆请罪。

这下,乾隆全面爆发了,终于逮到你张廷玉了。

原来,按照正常流程,乾隆这道圣旨要这天的上午才能送到张廷玉家中。

现在,圣旨没到,张廷玉就来谢罪了,不用说,肯定是军机处有人通风报信。

乾隆对大臣之间的朋党行为有很强的防范心理,也曾因此敲打过张廷玉,但都没有真凭实据。

但是,张廷玉这一请罪,便把证据给送上门来了。

除了把张廷玉臭骂一通,赶出宫之外,乾隆还削去了他的伯爵爵位。

到了这个时候,乾隆也不遮遮掩掩了,直接质问张廷玉,你有什么功劳,可以值得配享太庙?

然后,他又命人整理了一份历朝配享太庙的大臣名单送给张廷玉,叫张廷玉对照榜样找差距。你自己说说看,你比不比得上名单上的人,配享太庙你够格吗?

话说得这个份上,张廷玉已经被逼到墙角了。

没有办法,张廷玉只得上书,说我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居然自不量力地想要配享太庙,所以请皇帝取消我的配享资格吧。

乾隆:好,你自己说的啊,便顺水推舟下旨取消了张廷玉的配享资格。

至此,原本可以平安着陆的张廷玉,由于自己的三连错,丧失了爵位和配享资格,无比凄凉地回到了桐城老家。

然而,事情远未结束。

就在他回到家没多久,四川学政朱荃因为贪污被乾隆抓了。

这个朱荃不仅是张廷玉提拔的,而且还是张廷玉的儿女亲家。

现在朱荃犯了罪,不是皇帝用人不明,当然是你张廷玉举荐不当。

于是,乾隆决定痛打落水狗。他命令内务府大臣德保南下安徽,直奔张廷玉老家,收回雍正以来皇帝赏赐给张廷玉的一切财物。

与前几次不同的是,这次乾隆是动了杀心的。他私下命令德保,不仅要带回财物,更要抄张廷玉的家。

德保到了张廷玉家中,按乾隆的旨意将张家翻了个底朝天,带走了张廷玉所以的书籍、信件、手稿等纸质物品。

按照乾隆的想法,张廷玉肯定对自己心存不满。

作为文人的张廷玉再怎么谨慎,在日记里写几行字,或者作个小诗发个牢骚,甚至记录一点政治小秘密,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只要查到张廷玉有片言不满之词,乾隆就要置他于死地。

然而,德保将这些文件带回北京,亲自审查了半个月,居然没有发现一个字和政治有关,更不要说什么牢骚怪话了。

德保将情况向乾隆做了汇报。

乾隆内心十分感叹,想不到这张廷玉谨慎到如此地步,真是成了精了。

虽然,张廷玉逃过了这一劫,但是在精神上已被彻底击垮。

乾隆二十年,八十四岁的张廷玉终于郁郁而终。

张廷玉死了,乾隆反而觉得有点索然无味,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就这样,张廷玉配享太庙的资格又戏剧性地回来了,只是他自己已经无法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