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是?”

董存瑞怎么说也是一个心机深厚的人,虽然他现在对张小凡这个人表现出不满,但还是隐藏的很好,丝毫没有一点而暴露出来的样子,甚至还露出一丝的笑意,让人看起来感觉董存瑞对于张小凡很是友好的样子。

只不过董存瑞能瞒得过其他人,却是瞒不过张小凡,先前董存瑞看向自己时展露出来的寒意已经被张小凡清楚的感觉到了。

“他叫做张小凡,是我这一次请来替代我参加天州赌王大赛的人选。”柔倾水淡淡的回应董存瑞的疑问。

当董存瑞听到张小凡乃是柔倾水请来代替她参加天州赌王大赛的时候,显然整个人都是微微一愣,觉得有些太过好笑了。

就这样的毛头小子?也想妄想他在天州赌王大赛里面拿到冠军?简直就是笑死人了好吧。

“倾水,看来你是真的诚心想要嫁给我啊,明知道咋们的赌约就是你要是不能拿到天州赌王大赛的冠军就要嫁给我,可你现在居然请了这样一位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来,你说你是不是因为太过害羞了所以才故意这样做的?”

“毕竟你这样就算是输了,也不会太过丢脸。”

“哎,其实你也不用这样,真要愿意嫁给我,直接跟我说清楚不就行了吗,只要我们成为了夫妻,咋们之间的事情也不会被其他人现不对么?实在不懂你为什么要搞这么多事情来呢。”

董存瑞无奈的摊了摊手。

“董存瑞,你这个人真是够了,是什么人让你觉得小凡弟弟不可能拿到天州赌王大赛冠军的?”柔倾水见到董存瑞这个模样,厌恶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难道不对么?不是我说在说谎,你请来的这位小兄弟是绝对不可能拿到天州赌王大赛的冠军,就算没有我请来的那位赌坛高手帮忙,他也不可能拿到冠军。”董存瑞微微摇头说道。

粉红玫瑰小妖俏丽可人

在他的眼中,张小凡不过是一个小毛孩而已,或许他学会了一点儿赌术之类的,但那就是三脚猫的实力,怎么可能在高手云集的天州赌王大赛中拿到冠军呢?

也正是因此董存瑞才会觉得柔倾水请来张小凡完就是放弃赌局的行为,毕竟这样的少年郎怎么可能拿到天州赌王大赛的冠军嘛,哪怕张小凡真的是什么传奇的赌坛天才也绝对没有那样的可能。

“你这个人就是自大狂妄,我告诉你,小凡弟弟一定会拿到天州赌王大赛的冠军,到时候你记得履行自己当时立下的赌约就行,从此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柔倾水冷冷一道。

“放心,我记得我当初说过的赌约,但我也希望你记住自己的赌约,可不要等到时候你身旁的这位小凡弟弟输了比赛就哭着鼻子赖皮,我可不会吃你那套,毕竟我们的赌约那可是有白纸黑字的合同作证的。”董存瑞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来。

说完之后,董存瑞便是转身离开,临走前还不忘记说一句“倾水,你就做好嫁给我的准备吧,等天州赌王大赛结束那一天,就是你跟我的结婚日子,我已经提前命人复制好了我的婚礼场地,我等着你那天穿着婚纱成为我的新娘,哈哈哈哈……”

柔倾水看着董存瑞这个令人讨厌的模样,简直气的牙牙痒痒,她是真的不明白董存瑞怎么可以这么自信呢,难不成他就这么认为自己可以拿到天州赌王大赛的冠军么?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柔倾水真是恨不得见到张小凡拿到天州赌王大赛的冠军,然后看着董存瑞懵逼的模样狠狠打他的脸。

“这个董存瑞还真是嚣张啊。”

张小凡目光淡然的看着董存瑞离开的方向,微微的呢喃一句。

“对吧,这个死光头真的不是一般的自信,我真的好想见到他在天州赌王大赛那一天拿不到冠军后懵逼的表情啊。”柔倾水轻哼一声说道。

“放心吧倾水姐,我会实现你这个期望的。”张小凡淡淡一笑。

“小凡弟弟有信心就好,不然一想到输了要嫁给这个秃头,我宁愿去死。”说完之后,柔倾水还不忘调戏张小凡一下“就算要嫁我也是嫁给小凡弟弟这样温柔体贴人的啊,你说对不对。”

柔倾水朝着张小凡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

“倾水姐就别调戏了,现在时间不早了,咋们该去酒店那里了。”张小凡无奈的说道。

“行吧,小雨,你去让人把车开到机场门口这里,咋们现在就去酒店哪里安放好行李,然后吃完午饭就去天州的其他地方随便逛逛,我听说天州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风景圣地了。”

在柔倾水吩咐完寒烟雨事情之后,三人便是坐上了车,朝着不远处的酒店驾驶而去。

不过在他们离开之后,机场前的国道却是缓缓出现了一辆劳斯劳斯轿车,只见劳斯莱斯轿车的窗户拉下之后,董存瑞的面孔便是出现在了车厢之内,在董存瑞的身旁还坐着以为大约四十岁却已经是满头白的中老年男子。

董存瑞的目光看着柔倾水等人的轿车缓缓离开,不由的微微眯起了双眼,良久之后才露出一张不屑的笑容来“柔倾水这次真的是愚蠢过头了,什么不好请,偏偏请一位乳臭未干的小子帮她参加天州赌王大赛,难不成她就这么幼稚,认为那个臭小子能拿下冠军?怕是这几率比世界末日到来都要小。”

“而且这一次参加天州赌王大赛的人员名单我都已经看过了,除了庞不人,李七夜,丁不让这三个人比较有威胁之外,其他人部都是小角色,估计连总决赛都不可能进入,看来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的天州赌王大赛冠军非我们莫属了,你说对不?假老。”

假老,也就是坐在董存瑞身旁的白男子。

他今年已经四十三岁了,名叫做假老四,常年混迹在赌坛上,是赌坛里面十分有名气的人物,这一次被董存瑞请来参加天州赌王大赛。

倘若是庞不人出现在这里见到了假老四,怕是要直接被吓出尿来。

因为假老四可是赌坛里面响当当的大人物,至少在他们这群赌徒中没有人没听过假老四的名字的。

至于为什么假老四的名头会让人如此畏惧,那是因为假老四在二十年就已经是参加过赌王大赛并且拿下胜利的传奇人物了,甚至在接下来的三年里面,他连续参加了三次赌王大赛,还部拿到了冠军。

虽然最后他输给了一名实力不凡的黑马赌术高手,从此就隐居江湖,但他的名头依旧有许多人知道,也知道这是一位实力不容小看的强赌术高手。

董存瑞能将假老四请出山也算是他厉害了。

“董存瑞,我奉劝你一句话,不要以貌取人,当初我也就是因为大意才输给了那个人,这个世界上的奇人异士还是很多的。”假老四一脸淡然的样子。

董存瑞闻言不由的一愣,他倒是没想到假老四居然会这么谦虚,这跟他想的有些不太一样啊。

然而就在董存瑞准备俯点头赞同假老四的说法时,却是又听假老四一道“不过就凭你先前说的那几个人,就算他们的赌术再提升一倍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所以你就尽管放心吧,这一次的天州赌王大赛,我会帮你拿到冠军,只希望你再拿到冠军之后你不要食言就行。”

董存瑞内心一阵冷笑,先前还说的哪儿谦虚,现在看来这个人骨子里也是有着一股傲气啊。

“那是自然,答应假老的五千万,只要在比赛完成之后一定会汇入您的银行账户内的,请放心吧。”

假老四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在董存瑞的邀请两人前往了一间高档的洗浴中心,打算体验一下特殊的服务,好舒缓一下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