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冰焰微微一愣,公孙禄,复姓公孙,来自北域?

吃惊之余,他望向公孙禄道:“前辈可是来自北域皇族公孙家族?”

公孙禄见姬冰焰并无傲慢之色,心头松了口气,尤其是听到对方道出了自己的身份来历,更是精神一振,凑过去道:“正是。”

姬冰焰略微吃惊,望向公孙禄道:“果真是来自北域皇族?不知找我姬家强者到底有何事?按照规矩,北域皇族前来天都,一切事宜应当向天帝府禀报,姬家不能提前过问,所以……”

公孙禄大急,忙凑了过去,以传音入秘道:“在下此次前来,并非公事,而是有私事拜访姬家强者,更有一件事关姬家的天大秘密告之。”

姬冰焰闻言神色一变,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公孙禄。

公孙禄严肃道:“此事干系重大,我想姬家之人绝不会允许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还是烦请通报一声。”

姬冰焰略微沉吟,点头道:“既是如此,且等我片刻,容我将差事移交他人,亲自带前往。”

“多谢。”

公孙禄说完便等候在一旁,没过多久,姬冰焰便交代完事情走了过来,邀请道:“前辈请!”

修行世界,无论年龄大小,达者为先,公孙禄已是化神境中期,姬冰焰虽说是天都姬家之人,但仅仅只是神游之境,对化神境强者他还是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当然,也是因为此人虽是神游之境,但在姬家却并非嫡出,而是庶出,且为旁支,故而地位不高,若非如此,也不会在这里看守大门了。

清纯美女唯美婚纱写真

“冒昧问一句,不知前辈到底是何事来求见族中强者?”

走了一段,姬冰焰轻声询问着,他见公孙禄一脸警惕之色的望着自己,便道:“族中强者都较为繁忙,或有公事在身,或闭关不出,哪怕是我们这些族中小辈想要见上一面也是千难万难,因此若无特别重大之事,只怕……”

他说到最后停顿了下来,看着公孙禄,表情微妙,意思却很明显。

公孙禄微微点头,深知姬冰焰所言不虚。

只是,此事干系太大了,姬家摄魂幡遗落在地球空间,这个消息要是爆出去,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姬家虽为天都超一流世家,可在中央大世界,超一流的强大实力却并非姬家一家,如若消息泄露,只怕其他势力也会倾巢而出。

并非一定要夺得摄魂幡,而是绝不会允许姬家轻易收回摄魂幡。

各大家族势力相互制约,局面平衡已超千年,如若姬家得到摄魂幡,突然崛起,那么这种微妙的平衡就会被打破,这是其他强大实力决不允许出现的。

甚至,天帝府那边,也绝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可如若不将事情的重要性告之对方,只怕姬家那些大人物也不会认真对待。

思及此,公孙禄略微沉吟,便向姬冰焰道:“姬家乃传承自上古时期,更是神帝神农氏之后,当年神农氏持之以威慑天下的通天法宝摄魂幡,却是无人再见过。”

他说到这里也停了下来,点到为止。

果然,姬冰焰神色立刻大变,一脸警惕的盯着公孙禄,半晌后道:“此言何意?”

公孙禄抱拳道:“我乃北域皇族之人,又已入化神中期,万里迢迢跨越无尽星河来到天都,绝不是来寻死的。”

姬冰焰神情越发凝重,看了公孙禄一会儿,最终还是点头道:“前辈请跟我来。”

……

身为北域皇族之人,公孙禄自然是见多识广,而且,他曾经不止来过天都一次。

但进入姬家总部,却是第一次。

他被安排在一处待客厅等待了足足半个时辰,就在他心中忐忑,不止姬家是否能抽出强者来见自己的时候,厅外一道人影如鬼魅般出现。

公孙禄心头一惊,暗自骇然。

他可是化神境中期的强者,虽说神念被摄魂幡收去了一缕,可实力却依然强悍,然而厅外之人直到出现在他视线之中,才被他察觉,可见对方境界之强到了何种可怕的地步。

他急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道:“晚辈公孙禄,见过前辈。”

来人面如冠玉,看上去仅仅三十余岁的年龄,一头青发束在头顶,身穿洁白长跑,甚是儒雅。

没有理会公孙禄,他抬步,一脚跨入了待客厅。

嗡!

公孙禄只觉得耳中一阵嗡鸣作响,天旋地转,仿佛进入了一个从未见过的世界之中。

无形而磅礴的威压,自四面八方渗透而来,公孙禄汗如雨下,刚产生抵抗的念头,便骤然一惊,那威压竟是如决堤之水,汹涌而来,越发强盛。

噗通!

公孙禄情不自禁的跪倒在地,匍匐着身躯,心惊胆颤的开口道:“晚辈北域公孙禄,叩见帝尊大人!”

皇级强者,北域皇族也有,公孙禄是七皇叔的心腹,七皇叔就是皇级强者。

然而,哪怕七皇叔最生气的时候,亦无法释放出如此可怕的威势压迫,所以公孙禄敢断定,眼前之人绝对是超越皇级的强者。

皇级之上,为帝级,称之为帝尊。

中央大世界浩瀚无边,修行者万万亿,可踏入帝级这道门坎之人,不过寥寥。

想不到自己此次前来天都求救姬家,竟能得姬家帝尊亲自召见,公孙禄惊恐之余,又是欣喜若狂。

如若有帝级强者亲自出手,从唐迁那小子手里夺回摄魂幡自然是轻而易举,到时候,他们被摄魂幡收走的元神神念,自然能物归原主。

“抬起头来。”那白衣男子淡淡开口,如神灵开口,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

公孙禄听话的抬起头来,望向那位男子。

轰!

就在双目对碰的瞬间,公孙禄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霎时间,他识海之门被强行叩开,然后,他的元神神念,包括所有记忆,都一股脑儿的从识海中汹涌而出,清清楚楚的呈现在对方的神念之下。

这简直比扒光了身上的衣服被人当众鉴赏更羞耻得多。

公孙禄从没想过,自己堂堂化神境中期的强者,竟会在别人面前毫无任何秘密可言。

帝级强者,哪怕是伪帝级强者,亦强大到超出了世人的预料啊。

太可怕了!

片刻之后,一切痛苦与恐惧都烟消云散。

公孙禄跪伏在地,身边已出现了一大滩汗液。

姬家那位强者神情略显激动,尤其是那深邃的双眸之中,更是闪烁着炙热的光芒,看着公孙禄道:“容我将摄魂幡取回来,可记北域皇室一功。”

“叩谢帝尊,小人只求帝尊到时候归还那一道元神神念,还小人一个完美元神,不至于让小人道心残缺,无缘更高的境界。”公孙禄立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