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曦帝君在道歉之后,带着跟他一起来的那群人走了,围观看热闹的人,也在给这件事情定性之后,纷纷散去。

监天门五人面色无光,有点灰头土脸的感觉,回到了那处庭院。

华青仙子没有离开,她看着唐迁身上的伤势,一脸歉意道:“对不起,我……”

唐迁一笑,打断了她:“今日多谢仙子及时出现,否则我要将监天门的脸面丢尽了。”

华青仙子道:“其实今天的事情……”

“华曦帝君说的对,今天只是一场切磋较量,并无它意。”唐迁笑着说道,继续打断了华青仙子的话。

华青仙子看着他,神情中带着几分歉疚之色:“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一个交代。”

说着,她转身便走。

唐迁急忙叫道:“真的不用了,这么做,只会让我更加难堪。唐某虽然没什么面子,但还是希望能够在仙子面前体面一点。”

华青仙子停下了脚步,回头望着他。

唐迁叹息道“技不如人,本该如此。万仙会上,败于我手的人更多,他们难道也要我给一个交代吗?”

华青仙子道:“事情不是这样的,应该知道。”

野花娇艳小美女

唐迁点头道:“知道,人人都知道,但他说了,这是切磋较量。”

“他这么做,违背了母后的旨意,一定会受到严惩。”华青仙子说道。

唐迁道:“那是们的事情,与我们无关,与今天这件事情无关。”

华青仙子看着唐迁那倔强执着的眼神,轻轻一叹,她虽然被保护的极好,从没有谈过男女之事,但也知道男女之事是怎么回事。

这两月的相处,虽然很简单,只是说说话,听听故事,但她好生喜欢,好生留念。

今天一早出来,就被师兄叫去了,之后便耽误了过来的时间,心中一直挂怀,特来解释一下,却没想到遇上了这件事情。

为什么有种不安,有种心疼的感觉?

华青仙子想到了唐迁这些天给她说的那些故事,就像是郭靖在桃花岛误会了黄药师杀了他的师傅们之后一走了之,黄蓉的心情。

她虽然没有谈过男女之事,却能感受到唐迁对她的态度不一样了,两人之间本来也似乎没有什么,可突然间,就像是筑起了一道无形的隔膜。

“人走了?”黄云来到唐迁房间,开口问道。

唐迁点头道:“走了。大师兄,我们明天回去吧。”

黄云神色一变,劝说道:“小师弟,怎能被那华曦帝君三言两语刺激了呢,现在这个状态离开,路上只怕会凶险万分。”

唐迁一脸坚定道:“还是回去吧。监天门的威名,不能因我一人而受拖累,这是老祖与各位师兄师姐用十几万年的时间才铸就的威名。岂能毁于我等之手?”

黄云神色一凛。

监天门的威名说起来与他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他也能够很好的体会到唐迁此刻的心情。

是啊!

太丢脸了。

今日他们丢尽了监天门的颜面。

身为监天门的第二代弟子,竟然被人碾压,被人羞辱,以至于连宗门的名声都受到了污蔑。

周谦、罗源以及姜龙三人就算了,终究只是第三代甚至第四代的弟子,而且入门时间不算长,他们属于优秀的。

哪怕是小师弟,也只是踏入天庭不久,修行总时间都不超过六百年,已经是人中豪杰了。

可是自己,两世重修,今日却被一个小小的华曦帝君如此羞辱。

的确没有脸面再继续留在西帝城了。

“可四师弟还没有出现,我们……”黄云终究是做事稳重,努力压制了心中情绪,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唐迁道:“大师兄,如果没有四师兄保护,我们就一辈子留在西帝城吗?今日之事也看到了,若是他们真要杀我们,西帝城也并不安全。”

黄云沉声道:“没错,没有任何地方是绝对安全的,唯有自己的实力够强,才能提升安全保障。”

唐迁笑道:“是啊,所以我们明天回家。”

黄云沉吟了一会儿,道:“今日受了这么重的伤,魔兵军团也受创严重,还是先恢复一下吧。”

唐迁摇头道:“恢复就不用了,边赶路边恢复就行。而且,魔兵军团并非不可用。真遇上金仙境强者,我们也敌不过,而如果对方只是些小喽啰,我们也不惧。”

黄元点头道:“没错,对方铁了心要杀我们,哪怕四师弟暗中护卫着,也保护不了咱们。就依所言,明日离开。”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监天门五人便离开了西帝城,向监天门方向返回。

昨日的事情在西帝城闹的沸沸扬扬,因此今日监天门五人离开,西帝城中也很快传开了消息。

不过很快,西王宫便传来了命令,不许再谈论此事。

非但如此,当天华家便传出了另一个消息。

华曦帝君无故挑衅监天门弟子,违背家规,被罚昆仑绝地面壁思过一千年。

关于华曦帝君被罚面壁思过一千年的事情,唐迁和黄云五人在离开西帝城三天之后,在一个小镇落脚的时候得知了消息。

黄云怒道:“想要以这种手段逃避罪责吗,华家未免也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唐迁笑道:“大师兄息怒,我只是受了点伤,又没死,人家是金仙境初期的强者,也算是华家的中流砥柱了,难道还能杀了给我们赔罪?再说了,人家那是与我们切磋技艺,只不过方式有点欠妥。”

黄云一愣,诧异的看着唐迁道:“小师弟,怎么感觉变了啊,应该比我更加愤怒才对啊。”

罗源、周谦以及姜龙三人也纷纷望着唐迁,对黄云的话表示认同。

唐迁无奈:“不这样能如何?难道凭我们受的这点委屈,就要让老祖跑过来将华曦帝君干掉,或者将华家灭了?”

黄云干咳一声:“咳咳,那道不至于。”

“这不就得了。而且,即便老祖亲自为咱们报仇出气,咱们也已经丢了监天门的面子。”唐迁说到最后,眸中迸射出坚定无比的光芒:“咱们自己丢的面子,一定要自己找回来,一千年后,我要亲手宰杀华曦帝君,要当着西帝城所有人的面,一雪今日之耻。”

罗源、周谦以及姜龙几人精神一振,只觉得体内热血沸腾。

这才是监天门人该有的志气和傲骨。

黄云则是看着唐迁,说道:“小师弟,好像变了。”

唐迁微微一笑,道:“我哪里变了,我还是我啊。”

黄云摇头道:“虽然不知道哪里变了,但的确与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唐迁想了想道:“或许吧。以前,我觉得有老祖保护,有师兄师姐们护着,我便是天庭的太子爷,便可以嚣张不可一世。但现在……我发现做神仙与做人一样,得靠自己。”